20191229 有關於遺棄焦慮

原本在臉書上打了一些有關國、高中時期的事情,最後刪光光。可能只是經不起自我揭露後,被人以看笑話的心態凝視的壓力,也不知道誰是值得信任的對象,就算信任,對方是否又能夠承擔他人的情緒或秘密是一回事,如何妥當地回應又是一個重擔。所以,最後乾脆什麼都不說。但還是希望生產一點殘餘出來。

這也是某種程度上我已經對我的心理狀態有很強烈的病識感,卻完全不想要找尋任何諮商或醫療管道的原因。因為打從心底我根本就不能接受對陌生人自我揭露,我幾乎無法對任何人產生很高度的信任感。即便曾經有那種人的存在,但他們的回饋卻又很快地打醒了我。幸好,我把我自己客體化的功夫還算厲害,我還大概能夠分析自己的精神動力來源為何,知道情緒從何而來、知道如何符合最低底線的課業、工作要求。所以還不至於陷於整天發瘋抓狂各種失控,卻又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的狀態。

我的遺棄焦慮的症狀越來越嚴重。簡單來說,遺棄焦慮就是害怕被拋棄、被遺忘、被背叛,害怕任何一切關係的斷裂、害怕任何一切關係當中不穩定的因素。不管是對朋友、同學、老師或任何人,幾乎每個人我在不同時刻都有過類似的想法,例如:「為什麼你不肯定我?」「為什麼你不稱讚我?」「為什麼你開始不按我的貼文讚、回應我的訊息?」「為什麼不想跟我見面?」「為什麼你跟他變得那麼好,那我呢?」‧‧‧‧‧‧總之,任何一切關係內、關係之間的變動與不確定感,幾乎都可以是我焦慮的來源。而我之所以願意把這些東西打出來,很大一部份的原因是希望有人能夠理解自己的心理狀態、讓彼此的互動關係能有比較好的發展,而不會繼續誤會下去。

在我的認知裡,我對於彼此之間何謂「認識」、怎麼樣叫做「朋友」、怎麼樣可以涉及秘密的交換、怎麼樣的互動叫做妥當,完全沒有概念。因為打從一開始我根本就很難信任他人,也很難拿捏彼此的距離。每天都在各種關係裡感到的都是不安。

甚至是在一些不是很熟的人敲我時,在還未確知對方來意的狀況下,我都會認為是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情,所以對方才會找上門來。或者是在某些公眾場合被看到的時候,都會猜測對方是不是不懷好意地凝視自己,並在私底下表現出嫌惡的樣子。任何有關「關係」的語言行為、非語言行為,全部都是值得被懷疑、揣測的對象。

當然,我並不是任何時候都抱著這種狀態。我還是有很粗心大意的時候。但只要我開始感覺到不安、可能受傷害,我就會想辦法躲起來、不跟任何人接觸,或者是直接離開那個圈子。

我知道看到這裡,可能會有些朋友願意關心我、想跟我接觸。不過這種心理狀態並不是需要一個一時之間的關心或協助,而是需要長期、固定的關係,也就是培養彼此之間的信任感。其實某種程度上來說,就跟交往一樣。需要無論如何都相信對方、支持對方、在意對方。

否則,就會如同上面的描述,我們之間的關係將會成為焦慮的來源。當然有時也不會產生焦慮,因為你可能在我心目中可能沒那麼重要,所以不會放大檢視。所以,要做到真正的「治癒」其實很難,因為那需要靠長期的累積才能養成互信的基礎,而且這當中還必須不能產生讓人產生焦慮的嫌隙。像是也有些朋友跟我算是熟識,但是他與我的對話的過程中,經常讓我感到受傷、不被在乎,即便我很清楚他可能沒有這個意思。